奇怪?“哇,我叶沛儿终于有自己的房子了,哈哈哈……”

“你放心,我还没那么小气打你钱的主意。”段飞很无语,可还是纳闷:“你说你要凑上一个亿,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呵呵,这么说你是铁了心不跟我们回去了?”光头的语气更加阴沉。大

“你得的什么病?”不是绝症还能死人,段飞觉得叶沛儿的话真是前后矛盾的不像话,如果不是确定叶沛儿神经正常,他真以为自己遇见神经病了。段飞欲哭无泪。

“我用自己的生死威胁你干什么,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觉得我真那么傻么?”叶沛儿看着段飞,跟看白痴似的。“难道只有我娶了你,你才不会死?”段飞一脸错愕差点没哭了,感觉自己刚刚好像兴奋的太早了,联想起叶沛儿先前说的那些话,好像真是这个意思。大

上一篇:

鸿

下一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