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360天津快三走势图

360天津快三走势图

2019-12-14 15:26:37

360天津快三走势图第2455章 化装舞会

离过年还有差不多半年时间,在这半年时间里,段飞要尽量笼络人心。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为确保自己总裁的位置不变,拉拢股东是必要的手段。如果能将黄氏家族的人变为自己人的话,那就更在好不过了。

某天下午,黄嘉琪对段飞说,明天下午六点有个化妆舞会,全公司上上下下的人都会去,总裁要去主持舞会,所以不能不去。段飞心里就想了,参加舞会这种事情他肯定是乐意的,但是他要穿什么呢?

想来想去,这个问题应该问自己的老婆,毕竟,她可是最会逛街的人。哎,真不知道会逛街到底是优点还是缺点。

当天晚上,段飞就问云诗彤明天下午他们公司的化妆舞会他应该穿什么衣服。云诗彤自己老公的面相以及他的身材,随后说道,“你一不魁梧二不强壮,不能穿太显身材的衣服去,那样只会显得你更加瘦弱。”

段飞当时就怒了,“我跟你结婚这么多年,在你眼里,我的身材居然属于瘦弱?那上官云怎么说,他岂不就是火柴了?”

云诗彤没有否认,“那是你说的,可不是我说的,跟我没关系。”云诗彤把自己推了个一干二净。

“呵呵,说正经的,我到底应该穿什么。”段飞犯了难,“说到服装搭配,我这个人真的没有什么概念。穿什么都可以,舒服最重要。”

云诗彤偷偷翻了个白眼还顺带着冷哼两声,“要不是你面相还不错,就凭你那个穿衣水平,谁都会把你当乞丐。”

段飞这回真的怒了,摔门而出。

“段飞你做什么,你厉害了,现在还能尥蹶子了?”

不管云诗彤怎么叫,段飞就是不回头,他现在去艾达家一趟,她好歹也是国际名模,抛开之前的件事不提,段飞还是很乐意跟她在一起的。

听说段飞要参加化妆舞会,一瞬间,艾达脑子里就冒出了很多个想法。她正好有个做特殊服装的朋友在燕京,她打电话给他问问他方不方便,朋友说方便之后,艾达和段飞就去了那个朋友的家。

艾达朋友的家离市中心很远,在招商城附近,因为在招商城他能就近买到衣服的材料,而且便宜,于是他就在招商城附近安家了。这回听说老朋友艾达要带一个男孩子过来,他第一反应是艾达是不是有了男朋友?

等到艾达把人带过去,那人认识段飞。

“居然是段飞。”

然而段飞却不认识这个人。

“我姓董,我在新闻上你,今天居然还能人,真是意想不到。”董茂说完话,把艾达和段飞带到他的工作室,“你是想自己参与设计呢还是想说完全交给我?”

段飞也不懂,自然是全权委托给了董茂了。

董茂给段飞量了三围,根据段飞的身高和三围,董茂决定给段飞做一套吸血鬼的服装。

“对了,这衣服什么时候要,我好确认一下什么时候开始做。”

“明天晚上。”

董茂皱了皱眉,“的意思是让我今天熬夜给你赶制一套衣服出来了?”

段飞没有那个意思,如果董茂没有时间的话那就算了。他可以现成去商场里买件衣服凑凑数,反正舞会玩的是人,又不是衣服。

董茂见这是艾达带过来的人,说什么也要帮段飞做啊。再说了,段飞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就算自己熬夜给他做一件衣服那又怎样。

“没关系,明天下午四点钟之前你来拿,我肯定能做好。那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要开始做衣服了,如果你们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回去吧。明天再见。”董茂把段飞和艾达送出了门,接着就开始呆在自己的工作室开始给段飞制作衣服。

第二天的下午四点,段飞准时出现在董茂家的门口,“我是来拿衣服的,衣服做好了吗?”

董茂指着身后穿在模特身上的衣服,“怎么样,这套衣服你要是穿出去肯定惊艳全场。”

段飞尴尬一笑,“我可是个男人,又不是女人,不需要惊艳全场,我也不想成为全场的焦点。”

董茂却不以为然,“如果我做的衣服不能成为全场焦点的话,那我就不是董茂了,我跟个普通服装设计师又有什么区别呢?”

段飞觉得董茂这话有深层含义,他还来不及查董茂到底是谁就匆匆离开了。

作为舞会的主持,他提前半个钟头进场,查舞台布置和物品摆放以及食物的设置。这些事情他没有吩咐就做得井井有条,大概是自己的秘书做的吧。

果不其然,他在亮光处发现了黄嘉琪的存在。但是在黄嘉琪身边,有穿着一身英国绅士服装的黄嘉轩。

这个小白脸,化上妆之后倒是挺像回事儿的。

“总裁,您怎么没有化妆呀?您今天穿的这套衣服是吸血鬼的服装吗?等会儿我来帮您化个妆好了。化妆舞会怎么可以不化妆呢?”忙完了这边的工作,黄嘉琪把段飞拉到后台准备室给他化妆。画完之后,段飞果真像个吸血鬼贵族。

黄嘉琪飞的眼睛一下子就脸红了,她支支吾吾地拿出手机,“总裁,我可不可以跟您拍一张合照?”

段飞点了点头。黄嘉琪拿出手机一拍,把合照传到了朋友圈。女同事们纷纷在猜黄嘉琪身旁的帅哥是谁,居然一个都没猜出来其实那人就是段飞。

“好了,谢谢总裁!那我们六点半再见了!”黄嘉琪兴冲冲地跑出去,她今天穿了汉服,把自己的身材曲线展露得一览无余呢。

己能够好好一饱眼福了。

段飞在六点钟的时候准时站在台上宣布化装舞会的正式开始,之后,他就陷入了人群,在人群里欣赏各种美女的美腿,他就坐到一边去,边喝酒边不惬意。

没过多久,身旁的沙发上坐下来一个人。带着面具,让段飞无法分清到底是谁。这人从一开始坐下就在玩手机,手指飞快地滑动着。

“你怎么不去跳舞呢?”段飞不知道是谁所以就直接问了。

慕北北以为段飞认出了她,就赶紧把手机扔包里就离开了。慕北北的包没有合上,手机一直亮着。难道是有电话?灯光暗了下去,那人最后发了条短信过来。透过包的缝隙,段飞清楚地那条短信的内容。

来自:黄嘉轩。内容:北北,在舞会开始之前的准备过程中,我发现位于舞台中央的吊灯螺丝有些松动,因为时间太晚找不到人来修理,而且松动的程度不是很严重就没告诉大家。等会儿你跳舞的时候还是尽量不要去那边。

草!舞台中央吊灯的螺丝居然是松动的!这怎么行,要是出了人命该怎么办!正当段飞决定终止舞会告诉大家这个问题时,一声惨叫充斥着每个人的耳膜。

天哪,出事了!

“开灯!”段飞大喊一声!

一个人倒在血泊里奄奄一息。等灯光全被打开,所有人都惊呆了。慕北北整个身子都被押在吊灯之下,吊灯上的装饰物全都扎在慕北北的后背上。慕北北的动作有些奇怪,仿佛……仿佛好像做了一个推开的动作。

“天哪北北!”黄嘉琪直接大哭起来,“你为什么要推开我!”

原来慕北北察觉到不对,身旁又站着黄嘉琪,为了救黄嘉琪,她选择牺牲自己……

段飞立刻跑到慕北北身前,该死,这里这么多人,如果换做平时他早就直接带着慕北北飞了。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呢。

“慕北北,你坚持住,我不会让你死的。”段飞担心地说道。

在慕北北陷入昏迷之前,她人竟然是段飞啊。

段飞打通了120急救电话,在救护车来之前,段飞一直呆在慕北北的身边,并且通过抓住慕北北的手而给她传送内力,现在至少得护住慕北北的心脉啊,她要是死了就完了。

在场的人被黄嘉轩疏散开,现场只剩下段飞慕北北黄嘉轩黄嘉琪和朱河五个人。

黄嘉轩飞和慕北北这个动作,心想他凭什么能抓住慕北北的手,他让段飞赶紧闪开,自己才是最爱慕北北的人。而这个时候段飞毫无顾虑地对黄嘉轩骂了句:“滚!这都是你干的好事!”

黄嘉轩不敢相信地退后两步,“这关我什么事,难道吊灯是我砸下来的吗?”

段飞愤怒地朝着黄嘉轩大吼,“你明明一早发现这个吊灯有问题,你为什么不赶紧提出来,发短信也只发给慕北北一个人,让她当心点?在这种情况下,你明明可以跟我报告,我好终止这场化装舞会,可是你最后做了什么?现在慕北北发生这种事情,难道最大的责任不是由你承担吗?”

黄嘉轩愤恨地飞,“哼!你这么诬陷我,我永远也不会让你好过!妹妹,我们走!”黄嘉轩带着黄嘉琪离开,“段飞我警告你,我永远永远都不会让你好过!”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200/index.html

第2456章 你又算老几第2456章 你又算老几

所幸的是,救护车很快就来了。 ( . . )段飞跟着救护车到达医院,他在慕北北的手术室外坐了整整一个晚上。直到医生出来说慕北北没事,段飞悬着的心才放下。

慕北北是早上出来的,之后就被送进了加护病房。段飞联系不到她的家人,也不知道她的朋友到底有哪些。黄嘉琪算一个,但是她现在出得来吗?

所以慕北北醒来的第一眼人,依然是段飞。

“怎么又是你?”慕北北用着一种极度虚弱却又极度嫌弃的口气问道。

慕北北原以为自己第一眼见到的人是黄嘉轩。然而,从进医院前到进医院后,她人始终是段飞,而不是黄嘉轩。

“你先好好休息吧,药费我已经付过了。本来你是要死的,但因为我给你输送了内力,所以你又活了过来。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我说的话你必须得听。”段飞淡淡道。

慕北北满不在乎地飞,“哼,那又怎样。”

“我现在想让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休息不用管其他的,公司的事情肯定会有其他人会替你做,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那我先走了,我会找护工来的。”段飞就这么离开了,身为一个老板,他做了这么多已经算仁至义尽的了。

慕北北在段飞离开前还说了一句,“别指望我会因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而加入你的阵营,我跟嘉轩也说过了,我是不会加入你们任何一方的。所以你不要试图给予我好处,我不会收,也不会承认。”

“你还是好好休息吧,留着力气以后恢复不是更好吗?”段飞转过头笑了笑,“而且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会因为这件事而让你加入我的阵营?”

“不是最好。”慕北北又闭上了眼睛。

公司出了这么一件事,总有人要背这个锅,而段飞选择将这锅给黄嘉轩。要不是因为他黄嘉轩给慕北北发的那条短信,他真当这件事是纯属意外呢。

黄嘉轩不服,说凭什么要让他来背这个黑锅。

“知情不报,你觉得你无辜在哪里?”段飞用这句话就搪塞了黄嘉轩,黄嘉轩觉得自己很冤枉,想找段飞理论。然而,段飞根本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你还是省点力气吧,既然喜欢人家,慕北北,你为什么不去医院?而是来花些无用功来跟我理论,你不觉得你搞错重点了吗。哦不对,你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搞错了重点。”段飞不屑地嘉轩,“小子,你想跟我斗,还嫩了点。”

段飞翘起二郎腿,办公室里安安静静坐着的是他妹妹黄嘉琪。黄嘉琪在得知这件事情的真相之时,也觉得最大的问题在她哥哥那里。如果他哥哥能早点说出那个吊灯的异样的话,那慕北北就不会这样了。

而且重点是,如果慕北北没有推开她,那现在躺在医院里的人就是自己,兴许自己早就死了也说不定。黄嘉琪还惊魂未定,一直坐在椅子上抖个不停。

“黄秘书,是空调开的太冷了吗?还是你……”段飞话音刚落,黄嘉琪就跑到自己身边来,猛地一把抱住了自己。

“总裁,我害怕。要知道,如果昨天不是北北及时推开了我,可能现在躺在医院里的人就是我,而且我可能没有像北北那么命大,我可能已经死了也说不定。总裁,我现在真的好害怕,我都不敢面对北北。”黄嘉琪躲在段飞怀里瑟瑟发抖,段飞,黄嘉琪现在的确很害怕。

段飞深吸一口气,把黄嘉琪从自己怀里拉了出来,“慕北北是你的好闺蜜,她之所以会及时推开你就是因为她把你当她最重要的朋友不想让你受伤害。结果你现在却说你不敢面对她,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黄嘉琪现在如此害怕的原因是,这件事的确是他哥的责任最大。

“好了,这件事明明与你无关,你也用不着这么担心受怕,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以后肯定会有福气的。如果你还拿慕北北当你好朋友的话,今天下了班就去医院里吧。”段飞提议道。

黄嘉琪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又缩进了段飞的怀里,“那……总裁,您能够陪我一起去北吗?”

这……段飞倒是要思索思索了,因为他觉得慕北北并不喜欢他,而且甚至有点厌恶。他担心如果他出现的话,慕北北的伤势有可能会加重。

“我还是不去了吧,之前就是我陪在慕北北身边的,我跟她无亲无故老是去不好,还是你去吧,平常多跑跑医院,我不会扣你工资的。”

黄嘉琪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可是我害怕,我不想一个人去,我也不想跟我哥一起去,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您了,您就不能陪我一起去北吗?”

不是段飞不想去,而是那个慕北北真的很讨厌段飞啊。段飞不是那种喜欢热脸凑人家冷屁股的人,冷言冷语听多了,真的会让人很心寒的。

黄嘉轩听说自己的妹妹要跟段飞一起去医院慕北北,当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他直接冲进段飞的办公室,当着段飞的面质问自己的妹妹,“我不是早就提醒过你不要跟段飞走太近吗?你难道不知道目前的状况吗?我们跟他可是敌对阵营的,你现在老是想找机会跟他在一起,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爱上他了?”

黄嘉琪哑口无言,“哥,你别再说了,你冷静点。”

黄嘉轩可冷静不了,“我不是很早就跟你说了我讨厌段飞吗?你能不能认清认清现实,我是你哥,段飞是一个有老婆的人,而且现在是我们的敌人。你跟他是不可能的,知道吗?我劝你现在就应该从段飞的办公室里搬出来,否则,接下来会干出点什么极端的事情。”

现在疯狂的好像是黄嘉轩,黄嘉轩说了这么多,只想表达一点意思,第一,他不爽;第二,叫自己妹妹黄嘉琪不要爱上段飞。

段飞听了很无语,当着黄嘉轩的面问黄嘉轩,“讨厌我的人那么多,你又算老几?”

“我之前也跟你说了,你把这件事全推到我身上,现在我不跟你计较。但是等到过年时新一轮的股东大会开始,最后的总裁变成了我,到那个时候,绝对会把我这些天所受的屈辱加倍奉还给你。段飞,我黄嘉轩说到做到。”黄嘉轩当着段飞的面说这么多,好像是在下战书。

段飞现在就当黄嘉轩说的话是屁话,早就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了。他才不信凭黄嘉轩这样的个性能成什么大事?就算他最后不当心成了大事,那他的大事也不会持续很久。总之段飞断定,黄嘉轩是不可能获得最后的成功的。

黄嘉琪哭了起来,当着段飞的面。因为这件吊灯坠落的事,让他跟公司里的第二大股东直接撕逼,而段飞好像也根本不在乎的样子。黄氏家族的人认为,段飞是要开始动手了,他要在新一轮的股东大会之前把黄氏家族的人全都铲走。这次只是杀鸡儆猴,如果日后再发生其他什么事情的话,段飞的手段应该会比这更狠辣。

最令段飞想不通的是黄嘉琪,明明是黄嘉轩的妹妹,却似乎一点都不想帮黄嘉轩做事。照理说她这么好的职位,应该很早就有下手的机会。然而她并没有这么做,难道真如黄嘉轩口中所说,他妹妹黄嘉琪不会是爱上他了吧?

段飞一直摇头,这怎么可能呢!

“北这些事,还是你自己一个人去做吧。我怕要是我陪你一起去的话会让别人说闲话。毕竟你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而我已经结过婚了。我不能败坏你的名誉。”段飞仔细地替黄嘉琪考虑道。

段飞好像是铁了心不打算陪自己去北,那也没关系,不陪就不陪吧,自己也有脚有腿。但今天这么一闹,黄嘉琪觉得自己跟黄嘉轩的兄妹感情肯定会出现裂痕。而她这种性格的人除了妥协,其他还有什么事好做呢?

在去医院慕北北之后,黄嘉琪回到了家。家里是一片黑暗,好像没有人回家。这个家里只有她和她哥哥住,因为父母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出车祸去世了。所以这些年他们都是靠自己打拼的,那些个所谓的亲戚,根本不肯照顾他们。要不是最后他们在风浪海鲜集团有限公司创出了一片天地,那些亲戚才因为他们的能力最后来帮助他们。

黄嘉轩酒醉回家,己的妹妹已经回来了,他忍不住对他妹妹哭诉。

“妹妹,你还记得我们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难道你还想过回以前的生活吗?亲戚们不理,家徒四壁。我们好不容易能走到今天,难道就要因为一个段飞而葬送自己的前程吗?我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啊。”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200/index.html360天津快三走势图第2459章 段飞的策划

360天津快三走势图第2453章 结盟

段飞所在的电梯在刚下一层的时候就停了,应该是有人要乘他现在所乘的这班电梯吧。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等电梯门一打开,好家伙,这人不就是慕北北吗?

“有句话说什么来着,不是冤家不聚头。”段飞嘴角微翘,用这一种怪异的口气。

慕北北毫不惧怕,“嘁,大家都是修炼者,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我跟你又不是冤家,照理说,我们可是同类呢。”

这会儿慕北北总算肯承认她也是修炼者了?刚才不是抵死不承认的么。女人真是说变就变,让人捉摸不透。

“你去哪儿,要不要我顺便带你一程?”段飞客气地问道。

慕北北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不想直接说自己是为了请段飞喝咖啡才下来的。但是如果不说的话,她可能就无法向段飞道歉。

慕北北心想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窝囊呢?明明他是她的粉丝诶,照理说自己应该比他更加趾高气昂一点。但一想到刚才那么丢脸的事情,慕北北整个人都萎了。

“我听嘉琪说,你还在想刚才坠楼的那件事。那件事是我不对,为了向你道歉,我请你喝咖啡。”

女人之间的消息怎么遮了灵通,他只是离开那么一会儿的功夫,黄嘉琪和慕北北居然已经互通消息了。而且这个女人还把自己坠楼的事情告诉了她的好闺蜜——黄嘉琪,那让段飞以后在黄嘉琪面前怎么做人。

“呵呵,那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让你请我喝咖啡好了。”段飞大步流星地走向地下停车场,“既然是你请我喝咖啡,那你开车带我走吧。”

慕北北虽然觉得十分无语,但还是照做了,毕竟他现在可是总裁,而自己是他的下属。总裁要自己干什么自己就得干什么,做下属的就得有这个觉悟。

慕北北把段飞带到了一家她经常去的咖啡厅,这里离公司不远,但也不是很近。因为下午茶做得特别好吃,所以慕北北经常来这儿。慕北北有很多吃播都是在这家店拍的,不知道段飞有没有发现。

果不其然,段飞还是发现了。当段飞踏进这家店开始,他就觉得这家店的装潢很熟悉,总觉得哪儿见过。仔细一想,这家店经常成为慕北北吃播的背景。北北的确很喜欢这家店,不然不会经常来这儿。

“咦,这家店不就是我老婆给我带甜品的那家吗。”段飞才注意到了这家咖啡店的名字:咖啡皇后。

这名字真霸气。

段飞点了杯咖啡,慕北北点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甜点,两个人坐在靠里的位置,是为了不让人发现慕北北吃太多。

果然闺蜜之间是有联系的,像黄嘉琪这么能吃的女生身边肯定少不了跟她一样喜欢吃的。而且在慕北北的吃播里,她的东西的确很多。一开始他以为吃很多只是慕北北用来吸粉的招数,但没想到她居然真能吃这么多。

满满一桌子,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吃完。

“这么多你吃得完吗?”段飞好奇地问道。

慕北北一抬头,她觉得段飞说这话很奇怪,“你不是我的粉丝吗?难道不知道我本来就吃这么多吗?”

段飞摇了摇头,“我以为你吃那么多只是为了吃播而已,所以没想到你居然现实生活里这么能吃。”

慕北北高傲的飞一眼,“哼。”一声冷哼,让段飞哭笑不得。

“你的好闺蜜说你的性格挺冷漠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我觉得你的性格有点奇怪,喜欢前后打脸。”段飞喝了一口咖啡。

慕北北放下一个甜甜圈,用质疑的眼神飞,“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要以为你是总裁我就会怕你。我慕北北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没有人能要挟我。”

段飞真是被这女生的性格给彻底吸引了,她跟她的好闺蜜黄嘉琪不同。黄嘉琪浑身散发着一种天真无邪的气质,而慕北北则跟她恰好相反,散发着一种战斗力爆表的气息。怪不得这女人能成为市场总监,女人能当市场总监。没一点魄力是根本不可能胜任的。

“我倒是挺喜欢你。”

慕北北吃了一惊,一个甜甜圈从她嘴巴里掉了出来。

“你别误会,我说的喜欢并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而是一种性格上的欣赏而已。”段飞顿了顿,“现在社会上,敢跟上司平起平坐,并且能这么直白的表现出讨厌他的女生可不多见。在我印象里,你是第一个,我应该也会是最后一个。”

慕北北听不懂段飞话里的深层含义,她就直截了当地问他,“如果你想跟我说什么话,可以直接说,不用拐这么多弯子。我这个人性子比较冷漠,也是因为我说话比较直,有些话无意中会伤害到别人,所以我干脆就闭口不提。久而久之,我的性格就自然沉静下来了。但是面对美食,我依然会很疯狂。”

段飞其实想表达的就是两个字——“结盟”。

“老实说,我并没有想过能在新公司里碰到跟我同类的人,所以能碰见你,我还是相当惊喜的。毕竟,对于这整个集团来说,我段飞只是一个外来新鲜血液。新鲜血液的下场我想你应该知道,就是被原有的血液所排斥。或者说,这个外来新鲜血液强大到能够将之前所有的原有血液给同化。我希望我能成为第二种血液,所以我就得在公司里招兵买马,让一部分人先成为我的人,之后我才能让更多的人成为我的人。我说的这么直白,我想你应该能听的懂吧。”

如果这样的话再听不懂的话,那慕北北这个市场总监的位子还真算白当了。

“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你肯定是希望我成为你的人对不对?因为我跟你是同类,不管在什么方面都能帮到你对不对?”慕北北喝了一口咖啡,接着说道:“如果你没发现我是你的同类,你如今对我肯定不会这么积极。所以说到底,你其实是在觊觎我的能力。”

段飞没有否认,要不是出了今天这档子事情,他也不会发现慕北北这个人居然是他的同类。

“物理类聚这句话你听过没?现在你面前有一个你的同类,在这偌大的公司里,你的同类肯定不会很多,那我问你,你是选择跟你的同类在一起,还是选择跟一群没有任何能力的人在一起呢?”段飞又问道。

慕北北的眼神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话不是这么说的。”她摇了摇头,推了推她差点要掉下来的眼镜,“公司里的人我都认识,我都清楚,我都了解,我选择跟他们在一起是因为我知道他们是无害的。而你,正如你所说,你目前只是我们公司的外来血液,而且你的底细我还不是很清楚,所以无法判断你到底是善是恶。在这种情况下,觉得我有可能跟你结盟吗?就算你是我的同类。”

个女人解决起来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光光靠脸的话,段飞觉得自己知道自己这张脸显然不是这个女人的菜,不然这个女人早就往自己怀里扑了,怎么可能这么冷静呢。

“好的我明白了,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是个好人呢?”

“现吧。”

今天这场谈话,段飞始终处在下风。明明说好是来道歉的,结果却成为了谈判。一场段飞输了的谈判。这顿下午茶吃得很不开心,却也不会记仇。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能在风浪海鲜集团有限公司里面得到这么一个好助手,接下来的日子,他肯定会过得一帆风顺。

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面孔走了进来。

“诶?嘉轩,你也来了。”走进来的正是黄嘉琪的哥哥,黄嘉轩。

“我听妹妹说你和新总裁一块来这间咖啡厅了,我本来想找你说点事情,知道你在这个地方,所以我就来找你了。”黄嘉轩走进咖啡厅,顺势坐在慕北北的身边。

他们的关系很亲密啊,段飞坐在他们俩面前倒有点显得格格不入了。

“那我先走了,钱我先付了,你给我道歉的这顿饭还是留着下次再请吧。”段飞转身就走。

“喂,你连车都没有你怎么回去啊?”慕北北叫住了他,“我跟嘉轩不会讲太久,不如你就等会儿呗,我等会儿开车带你回去。”

不知怎么的,段飞觉得现在自己很没面子,他恨不得立马就消失在这间咖啡厅。

“不用了,我可以打的回去。”

这顿饭吃得段飞更加不开心了!

回了公司,段飞意外地开始努力审核各种文件。在这间公司里,他最想结盟的人就是慕北北,但因为北北跟黄嘉轩的关系很好,所以他就忍不了。

过年之后新一轮的股东大会,如果在新一轮的股东大会之前,他还是没有把慕北北给搞到手的话。他想接下来的困难势必会增加。

黄氏家族的势力到底有多庞大,他的确应该好好查查了。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200/index.html

第2457章 公平竞争

黄嘉琪己的哥哥,觉得他很可怜。 但是她心中又放不下段飞,所以她现在格外的纠结。

黄嘉轩不想逼自己的妹妹,毕竟在这世界上,除了她,黄嘉轩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他现在总不能把自己唯一的亲妹妹逼上绝路吧。那到最后,就算他功成名就又能怎样。还不是没有人能跟他分享这份喜悦吗?

黄嘉琪很能理解自己的哥哥,毕竟他们小时候的确过得很清苦。就像黄嘉轩所说的,他们现在能够走到这个位置不容易,随随便便放弃的话就等同于他们之前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如果说,胡峰还活着,现在的总裁还是胡峰而不是段飞的话,黄嘉琪怎么会不帮她哥呢。可现在关键就是,总裁是段飞而不是胡峰啊。黄嘉琪第一次喜欢人,她还不想放弃,尽管这个人已经结过婚了,但那又能怎样呢。

权衡之下,黄嘉琪最后果然还是妥协了。

“哥,你想做的我都会帮你。但是因为我喜欢段飞,所以能不能求求你,不要做出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

黄嘉轩听到自己的妹妹说这样的话,酒瞬间清醒了一半。

“那是自然,你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只要你答应帮我把段飞从总裁的位子上拉下去,一切都好说。毕竟我只想要那个总裁的位置,而不是段飞的命。”

黄嘉琪点了点头,接下来,她会完全听黄嘉轩做事。

第二天回公司,段飞发现黄嘉轩站在他办公室的门口,一脸诚恳地跟段飞说:“段总裁,我今天是来跟您道歉的。为了北北那件事情,以及昨天在您办公室情绪失控的事情。我为这两件事情真诚的向您道歉,希望您再给我一次机会。之前我冲动所说出来的话,您都不要在意。还有,对于下一轮股东大会的事情,我希望能和您公平竞争。双方都不要在暗地里搞小动作,凭自己的真材实料上位,可以吗?”

段飞点了点头,“好啊,这当然好。我段飞生平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暗地里搞小动作了,如果你真能这么想的话,说明你已经开窍了。公平的竞争需要有真诚的对手参与,不管日后结果如何,我希望我们双方都是清清白白做事,清清白白做人。”

黄嘉轩点了点头,离开了段飞的办公室。

自黄嘉轩走后,没过多久,黄嘉琪也进来了。“总裁,我来上班了。”段飞礼貌性的点了点头。黄嘉琪做事做了一半,突然转过头问段飞,“那个,天早上我哥来道过歉了吗?”

段飞放下报纸,顺便把自己的二郎腿给收回去。“是啊,他是来道过歉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黄嘉琪摇了摇头,“没什么问题,只是昨天我哥跟我讲了很久,我感触还挺多的。”

“哦?”段飞来了兴趣,于是问道:“你哥跟你讲什么了?”

“其实总裁您有所不知,我跟我哥从小就失去了父母,一直寄居在亲戚家。您知道寄人篱下的痛苦吗?我们从小遭受的白眼很多。但是哥哥一直教育我说,如果我们俩能靠自己的真材实料取得成就的话,那些亲戚就会后悔之前对我们所做的一切。在您来之前,的确是这样。我们一直努力打拼努力打拼,最后在风浪海鲜集团有限公司占据了一席之地,除了之前的胡总裁,我们是这儿的第二大股东。小时候照顾我们的亲戚,因为有那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思想,所以他们几乎都是沾着我们的光进这个集团的,并且成为了这儿的小股东。这就是我们黄氏家族的由来。”

段飞听得很仔细,嘉轩和黄嘉琪二人还是蛮励志的,靠自己的能力能走到今天的确很不容易,而且他们的能力真的很值得肯定。

“我很欣赏你们俩这种人,如果能在我上位之后不干出点别的什么事情来的话,那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们两个。但如果你们想耍什么阴招的话,我段飞也可以随时奉陪。因为我黑白两道通吃,你们想怎么整我都可以。”段飞也毫不顾及的说出了实话。

黄嘉琪连连摇头,“不,我们怎么可能整您呢?黄氏家族的人没有针对您,在您没有来之前,黄氏家族的人一直在跟胡总裁公平竞争。如今胡总裁不在了,就跟您竞争。总之,您最好不要担心什么。”

段飞默默地点了点头,“如果你有什么想讲的话,就继续讲下去吧。”

黄嘉琪点了点头,“昨天我哥跟我说,他想跟您诚挚地道歉,他昨天说那些话实在是太冲动了。冷静下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做法究竟是有多么无知,所以他今天早上来跟您道歉了。”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多说无益。反正慕北北也没出什么问题,你们找机会多去就是了。我继续了,有什么重要的事再说吧。”段飞拿起报纸,翘起二郎腿,接着认真。

表面上是在心里的想法可是颇多呢。段飞要是想信任一个人那可是很困难的,光凭今天黄嘉轩的几句话就能让段飞彻底放下戒心的话,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尽管后来黄嘉琪也在替黄嘉轩说话,也并不能改变段飞对黄嘉轩的第一印象。

段飞一直是一个很注重第一印象的人,如果那人给段飞的第一印象很差的话,那几乎这一辈子段飞都改变不了对他的除非他能做一些什么能撼动段飞思想禁锢的事情。

这些人很少,风行云就算一个。

而且公平竞争这四个字所说得容易,背地里不搞小动作这句话说得也很容易。如果说公平竞争就能公平竞争,如果说背地里不搞小动作就能不搞小动作的话,那也就罢了。但是偏偏有些人,嘴上说着公平竞争嘴上说着背地里不搞小动作,却一直在干着一些相反的事情。段飞不是没遇到过这种人,所以他才会对黄嘉轩多长了一个心眼,并且他现在对黄嘉琪也长心眼了。

因为他觉得,黄嘉琪并没有说出昨天黄嘉轩对她说的所有东西。

拥护段飞的老人们经常会让朱河把段飞请出来一起出去吃饭,这种饭局段飞是推好呢,还是不推好呢?肯定是推不得啊。老人们通常有一颗玻璃心,如果段飞做的事不顺他们意的话,这些老人们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难缠。

回家后,黄嘉轩问自己的妹妹事情办的怎么样。黄嘉琪说,已经完全按照他的意思对段飞那么说了。黄嘉轩问段飞有什么反应。黄嘉琪说段飞已经被他们早些年的奋斗史给感动到了,觉得他应该会真的跟“公平竞争”。黄嘉轩很高兴,只要段飞坚持他的公平竞争,而黄嘉轩采取暗地里搞小动作的这种方式,明年的总裁肯定是他而不是段飞。

下了班之后,段飞买了点补品到医院里去北。并且跟她说了说最近公司里的情况,告诉他黄嘉轩想要跟他采取公平竞争的方式竞争下一任的总裁。不知道为什么,慕北北居然觉得黄嘉轩很奇怪。

段飞准备给慕北北削个苹果,狐疑的脸色以及奇怪的神情,“你怎么啦?干嘛一副吃屎的表情。”

慕北北立马瞪了段飞一眼,“我觉得你是巴不得希望我死吧,不然也不会老是来惹我生气。”

段飞没有那个意思,觉得慕北北的表情很搞笑而已,“那你说,为什么当我说出黄嘉轩想要公平竞争的时候你是一副吃屎的表情呢?”

慕北北想都没想直接说道:“因为我了解嘉轩啊,知道他是一个为了目的会不择手段的人。而且据我所知,他这个人应该不会使用公平竞争这个方式来跟你竞争下一任的总裁的。”慕北北若有所思,“哎,我觉得自己好奇怪,干嘛没事跟你讲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段飞觉得慕北北这个人真的很奇怪,她每次说的话做的事都是分分钟打脸,段飞把苹果递到慕北北的手里,“你这个人奇怪到让我无语的程度你知道吗?再说了,那个黄嘉轩不是喜欢你吗?而且你不是也喜欢黄嘉轩吗?为什么你要跟我说黄嘉轩的短处呢?这不是很奇怪吗?”

慕北北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所以我刚刚说我觉得自己很奇怪,干嘛没事跟你讲些东西。而且,谁跟你说我喜欢黄嘉轩啦?明明是黄嘉轩喜欢我好吗,我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喜欢的人咧……”

好好好,段飞点了点头,既然她说没有就是没有吧,关段飞屁事。

“段总裁,你来这儿次数比嘉轩和嘉琪还要多,这是为什么。”

其实段飞来医院的次数不是很多,但是慕北北这么一说的话,只能显示出黄嘉轩和黄嘉琪来这儿的次数更少了。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200/index.html360天津快三走势图第2458章 出院交友

因为段飞老是来医院北,导致慕北北对段飞这个人有了点改观,心里还觉得或许跟这个人交个朋友也不错。 在出院那天,是段飞来接慕北北出院的。

“没想到啊,我真是没想到啊。”慕北北躺在段飞的车上连连摇头。

“你没想到什么?没想到是我来接你的对吗?因为我给黄秘书指派了一个任务,很艰难的任务,她本来也是想来接你的。至于你口中所说的,那个只喜欢你,你却不喜欢他的那个黄嘉轩嘛,我也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些什么。总之,我会先把这些东西都送到你家,之后你想什么时候来上班都可以。”

慕北北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段飞要对她这么好,明明是她的上司,却做到如此无微不至的地步,真是让她不想歪都难啊。

“喂,段飞,我以后就直呼你的名字好了。因为我不想喊你总裁,我觉得,喊总裁的话会显得我们很生分。”

段飞一边开着车,一边听着慕北北的话,“哦?”他诧异地发出了这么一声,“你的意思是你想跟我成为朋友吗?”

“以前不想,但现在想了。”

“为什么。”

“因为以前觉得你很讨厌,但是经过这么几天来对你的观察,我觉得你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无论从人品上还是从修为上来说,都高于我,不止那么一点点。而且你都是我的救命恩人了,我没有必要再对你冷言冷语,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这话说的倒是很对,也不枉段飞辛辛苦苦照顾了她这么多天。

把慕北北送回家之后,段飞就先离开了,“你可以再好好休息休息几天?不用急着来上班,你的位置我已经叫别人顶替了。”

“什么!”慕北北当时就怒了,“你居然敢叫人顶替我的位置,就算是胡峰在的时候他都不敢叫人顶替我的位置啊!你凭什么一句话就……”

段飞眼神里透着寒光,很显然,他不喜欢女生一直对他开这种玩笑。

“慕北北,我现在当你是我的朋友,但是有些东西我也得先跟你讲一下,譬如我不喜欢一个人连续开很多个玩笑,因为玩笑开着开着就会当真,虽然我知道你是无心的,但是听的人会很不舒服。”段飞顿了顿继续说道,“市场总监的位子肯定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但是你不在的这几天,市场总监的工作不可能就这么停掉,我找个人来顶替你也实属正常。公司不能因为你一个人而停滞,事不能不做,钱不能不赚,这是我目前的人生信条。”

“噗——”慕北北笑喷了。是不能不做,钱不能不赚,这算什么人生信条,这简直跟掉进钱眼子里有什么区别。转念又一想,听说段飞的老婆很喜欢花钱。那肯定段飞这么急着赚钱是给他老婆花的喽?可是云诗彤不是也在开公司吗?她赚的钱难道还不够她花吗?

这一切都只是慕北北的猜测,因为她已经不敢再跟段飞开玩笑了,她怕他又生气。

“为了能让你赚更多的钱,做更多的事,为了让你的人生丰富多彩起来,我决定现在立刻就跟你回公司替你做事,不让你花在我身上的工资白费。”慕北北现在对工作充满了激情,“并且我答应你,我以后都正常九点钟来上班,再也不下午两点钟在出现在公司里了。”

段飞却不这么认为,因为他知道有些人工作能力就是很强。可以把人家一天的工作量在半天之内完成,而胡峰为什么能这么纵容慕北北的上班时间,肯定是因为慕北北有她的过人之处。

“如果你能把一天的工作量缩短到半天之内就可以完成的话,你完全可以下午两点钟再来上班,我不会怪你。”段飞对工作能力强的人向来都是很开明的,“而且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平常有时间也会练练功什么的,可能把所有重心都花在工作上了,这没有必要。”

没想到段飞原来是这种人,慕北北现在懂了。其实段飞也是一个很喜欢偷懒的人,只是他表面上装的自己很忙的样子,实际上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坐到总裁这个位置,除了决断的时候需要他,其他什么时候需要他呢?给文件签签字,接见接见别的公司的老总。总裁这个位置说轻松不轻松,说不轻松也挺轻松的,关键是要怎么衡量了。

“没关系,我现在不睡懒觉了。朝九晚五的生活可能更适合我,每天像一个夜猫子一样熬夜到第二天爬不起来床,这样的生活方式太不好了。”

“随便你怎么办吧,反正我都可以。只要你按时把任务完成就行,其他的我不管。”张飞时间,再是中午十一点半,正好可以去吃个午饭。

“这样吧,我带你去我们家开的餐厅吃顿午饭,然后下午带你去上班。”

慕北北同意了,跟着段飞到Ifred吃中饭。

“这家餐厅我倒是没来过,但是我听说过,微博上很多人希望我到这家餐厅来录吃播,大概是因为这里的东西很好吃吧。”

慕北北拿起了菜单,她发现菜单上的菜她都想吃,她很想把所有的菜都点一遍。但是段飞跟她说这里的菜分量很大劝她还是放弃吧。最后慕北北只是点了一份海鲜饭,十个蒜蓉扇贝,十个三文鱼寿司,一杯西米露。

这分量已经足够让段飞目瞪口呆的了。

突然,慕北北拿出自己的手机交给段飞,“我要在三十分钟之内吃完这些东西,你帮我录吃播,到时候我回去修成五分钟的视频就传到微博上去。”

于是段飞全程都不敢开口,只能眼睁睁地北北把这么多东西吃完。但是吃完之后她似乎还没饱的样子,于是又点了碗番茄牛腩海鲜汤接着录。

天晓得段飞餐厅里的食物分量是有多大,这个慕北北在点了那么多东西之后居然还是没吃饱。天哪,这个人的胃到底是怎么长的!他终于在现实生活里己微博上关注的人吃光了这么多东西。

在那个视频上传到网上之后,很多人纷纷留言说:“这一定是段飞家开的Ifred,大大你终于去吃了!我改天也要去!”

慕北北把段飞的餐厅夸了个遍,除了吐槽说分量有点少之外其他都很不错。

还有人回复她说,“大大,Ifred餐厅我吃过,东西分量特别多,你怎么觉得少呢?”

慕北北说:“天哪,我就是觉得不够。”

回了公司的慕北北又恢复成冷漠的个性,对待工作一丝不苟,有点小洁癖,停下手头工作的时候会去擦擦自己办公室的窗。助理拿文件进来每次的话不超过三个字:“哦恩好。”要不是段飞知道慕北北精分,他原本还真以为慕北北是个很成熟稳重的女人呢。

段飞的餐厅迎来了第二个客流量**,因为微博大V西北北在微博上推荐了他们的餐厅。

私下里慕北北会问段飞这个广告做的怎么样?段飞会回答她说,就算你不去吃,我的餐厅照样会有很多人去。因为他做的东西就是好吃就是新鲜。

对于段飞这种嚣张的态度以及迷之自信慕北北也是醉了。

慕北北出院回公司的第一天下午,黄嘉轩去找她了。黄嘉轩问慕北北为什么她出院都不告诉他,慕北北很冷淡地回应他说,因为已经有人来接了,所以我不需要再通知你。黄嘉轩问是谁,慕北北却不告诉他。黄嘉轩问是不是段飞,慕北北没有回他。那时候黄嘉轩就知道了,肯定是段飞去接的慕北北出院。

“我们段总裁真是个好人,工作能力强,人品又好,怪不得公司里这么多女同事都喜欢他,而且我妹妹也很喜欢他。”

慕北北对黄嘉轩居然会说段飞的好话而感到震惊,但是更震惊的是她居然听到了自己好闺蜜居然喜欢上段飞这件事。

“可是段飞不是已经结婚了吗?为什么加嘉琪又……”慕北北有点不解,“嘉琪对段飞的感情应该不是那种喜欢吧。可能还是出自于崇拜而已。”

黄嘉轩摇了摇头,“如果只是简单的崇拜的话,我还会说是喜欢这两个字吗?”

慕北北懂了,黄嘉琪爱上了有妇之夫段飞……这个段飞,肯定是他勾引嘉琪的,慕北北绝对饶不了他!

“好,那你最近怎么样?”慕北北没有带任何感**彩。

黄嘉轩却突然说:“北北我们交往吧。”

交往……这……慕北北一时之间居然难以接受,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居然有点反感黄嘉轩。

“交往这种事……额……你让我考虑考虑,我过几天再给你回复吧。”慕北北没想到今天黄嘉轩会提出跟自己交往,她有点紧张,有点害怕,有点反感。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所以她只能暂时拖着。

“好,我等你。”黄嘉轩微笑道。

本书来自 /book/html/22/22200/index.html

相关内容推荐:

  • 2019-12-14 15:26:37主号彩票游戏222
  • 2019-12-14 15:26:37933彩票平台
  • 2019-12-14 15:26:37娃彩票平台
  • 2019-12-14 15:26:37彩彩票网址
  • 2019-12-14 15:26:37AK彩票平台